CH.66 YOONA

西卡爸爸的人脈

還有加上我在美國還認識一些住在西雅圖的人

一下飛機就像無縫接軌是的把我送進了醫院

那感覺就像在台灣一間醫院換另外一間醫院

醫護人員從中文變成了英文

剛開始的前幾天

檢查檢查在檢查

就跟在台灣沒什麼兩樣

只是少了西卡還有小毛毛的陪伴

西卡爸爸為了不讓西卡一直懷疑

所以他也決定再送我來的第三天回去台灣

向西卡坦承一切

包括他送我來美國讀書的事情

其實他很看好我們兩個

現在西卡生了小毛毛之後

對於我們兩個越來越放心

就連我的腳也是

終於來到了第一次的手術

要不是身邊還帶著西卡和小毛毛的照片

我想我一定撐不下去

因為真的生不如死

3個月後

傷口癒合之前

接著第2次手術

這手術是要把我那危在旦夕的神經們全部激活

同時也不我激到不想活了

第二次的手術也是相當的成功

有可能是我還年輕的關係吧

哈哈

其是我也是快三十好幾的人了

而西卡也在這些年等了我有10年多了

想起來真的是很對不起她

怪也只能怪在自己沒有能力和信心可以給她完全依賴的幸福

而現在也只能怪在為什麼就是要那麼好心

救了一個家庭

也毀了自己的家庭

傷口癒合後

就是一段時間長到自己都不知道的復健

每天就是走路走路在走路

每走一步都痛到快要崩潰的感覺

汗水和淚水

也已經不知道誰是誰了

這在這樣的生活了快要一年

西卡的爸爸來了

拿了一堆的紙筆

還有一盒好像是刺青的工具

[ 這是什麼? ]

他手指著它說 [ 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讓你可以思念西卡的東西,西卡回來出版社工作了,而且她居然選擇了跟你有關的刺青雜誌再出發,所以我想… ]

[ 你想要我寫一個專欄嗎,用我的刺青技術 ]

西卡爸爸點頭了 [ 沒錯,就連藝名我也幫你取好了,DR. Y,一個月一篇就好,寫什麼都好,也可以寫你自己的故事,但是我有一個條件,我想要請你用英文寫 ]

[ 你是怕西卡看到我的中文筆跡會馬上跑來找我,是嗎,但我覺得現在的她不會,你的女兒我的老婆都長大了,她不會那麼衝動了,而且如果我沒有好我也一定不會回去找他 ]

我也沒資格回台灣,照顧西卡和小毛毛

[ 那這個工作你會接受嗎?還有不要用E-MAIL,我希望你用傳真 ]

西卡爸爸的眼神好像怕我不接受一樣,因為這件事情我也是可以回絕他的

就像他當初要送我來美國讀書一樣

我笑了 [ 沒問題,刺青的事情我一向很在行,現在有事情做了,剛好可以讓我在復健之餘還有事情可以做 ]

就這樣,開始了我的寫作之餘,一個月一篇,用我盡量潦草的英文字跡,寫下我從美國第一天到決定要回台灣開民宿前的故事

當我傳過去時

我也會接到曾經事情敵現在跟我一樣也是愛奴的YURI電話

我們偶爾會小聊一下

也讓他當我的線人

偷偷的告訴我西卡和小毛毛的現況

他們決定搬回台北了

就住在西卡爸爸家的旁邊

小毛毛又重讀了一年的幼稚園

而且還和SUNNY還有秀英的小孩同一個班級

剛開始覺得她們這樣的安排可以讓西卡和小毛毛都獲得很好的生活品質

偏偏小毛毛到了台北之後一直感冒

YURI還像個大媽揣測的說

小毛毛的感冒有可能和SUNNY秀英的小孩太熱情有關係

真可惡

好想要趕快回台灣

保護小毛毛免於那個什麼小奈奈的熱情攻擊

就算叫我當家庭主婦我也甘願

只可惜現在的我只能靜靜的聽著海洋另一邊的YURI講著

唉~

就這樣的生活過了1年多

終於最後一次的手術來了

雖然是成功的

這就像是西卡和小毛毛給我的祝福一樣

在我出手術房後

YURI傳了一段小毛毛學校表演的照片

那是他跟秀英要好久要來的

冒著被叫變態被誤會的危險要來的

小毛毛長大了好多

越來越想媽媽了

廢話

不像媽媽那是要像誰阿

有了那段影片的加持

我的腳恢復的速度更是迅速

就連我的主治醫生都有那麼一點的嚇到

也有可能是小毛毛的關係

我的靈感又回來了

我開始研究小還可愛的圖案

因為這樣我還開始瀏覽了有關於小孩的夢迪士尼的圖片

我有開始創作了

還成立了

重症兒童暫時刺青的服務

看到小孩應為我的暫時可愛刺青而建立了信心

那些笑容對我來說

就是很好的特效藥

就像是渦輪再加外掛的感覺

當知道在兩個星期可以出院的消息時

我開心的跟西卡爸爸視訊

聲音大到驚動大家

還差一點點的讓西卡那個靈敏到不行的小允雷達掃到

當然

我的文章還是不能落下

因為太開心連自己寫的是中文都忘了

當我要傳真時

才發現

這時已經是離我要回台灣不到幾天了

當我要撕掉重寫時

西卡的爸爸握住了我的手

[ 別撕,寫了就寫了 ]

[ 但是我現在再寫再傳回去一定會來不急西卡翻譯阿!! ] 我也點心急的說

西卡爸爸賊賊的笑著 [ 那就讓她不要翻譯,給他一個驚喜 ]

[ 爸你這是什麼意思,我還有幾天耶 ]

他一副”別怕”的表情 [ 那我們現在就回去,反正我要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你不是也可以出院了,就幾天我可以搞定的,你去準備行李,我去連絡我的秘書 ]

[ 可是!! ]

我還沒準備好

但是西卡爸爸態度非常僵硬的說 [ 別可是 ]

還把我推回病房 [ 快一點準備,我弄好幫你辦出院後我們就走,知道嗎?  ]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

[ 好!我知道了 ]

拼了!!

 

創作者介紹

nextcorunt蕭小良的部落格

nextcorunt小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