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b349027tw1eail1cp05pj21kw11xgwg  

 

Ch.64 ssica

在我接手雜誌編輯一職之後的兩個禮拜

也就是要截稿前的一個星期

所有的文案都陸陸續續的來到我的辦公室讓我校對

就在這時

我的小助理小良

開了門拿了一本

紅色的文件夾

放到了我的桌前

然後有點緊張的說

[ 秀妍姊,這個真的很突然,今天我從助理室出來的時後,yuri姐突然拿了這個文件夾給我,說這一份文件一定要給你翻譯,然後要我們挪出一個專欄的位置給它 ]

我打開了那個紅色的文件夾

裡面是一張前幾個小時剛傳來滿是英文的傳真紙

開頭寫著

一個刺青師的故事

然後下面著屬名是

Dr. Y

那時後我沒有多想 只是有點生氣的回問小良

[ 那如果我沒有放會怎樣? ]

小良更為難的說

[ yuri姊說,這是董事長拿給她的,還說有問題直接去找董事長 ]

我在看了一眼

我爸收到的傳真,又全是英文

屬名Dr. Y

該不會是

我那有點驚嚇的表情好像也嚇到了小良

小良馬上擔心的問

[ 秀妍姊,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如果可以我都會盡力去幫你的 ]

我馬上佯裝什麼事都沒有的微笑

[ 沒事,什麼事都沒有,你可以出去了,這裡我來就可以了 ]

小良向我鞠了一個躬

[ 那沒事的話我就先出去了喔!! ]

當小良出去門關上的後一秒

我馬上打電話給身為董事長的我爸

電話一接通,那電話那一頭的人好像已經預算好的說

[ 我的寶貝女兒終於打電話上來給我了,該不會是對那一張傳真紙有興趣了吧!! ]

我馬上想要搞清楚的說 [ 爸,你為什麼那麼突然的給了我一個這樣的東西,而且我的工作夠多了,你這不是給我添亂嗎 ]

我爸更開心的說 [ 你先看看裡面的東西,我保證你會慢慢愛上他的 ]

我馬上說出了我猜的答案 [ Dr. Y 是小允嗎? ]

電話那一頭停頓了一秒鐘,用著賣關子的語氣說 [ 如果你想要這樣認為就這樣認為吧,我只能說他是透過小允認識的朋友,那時後在小允的展覽會上認識的,最近才搭上線,他很忙所以答應幫我寫一個月一篇的文章真的很不容易 ]

我不耐煩的說 [ 那為什麼要我來翻譯,你也可以交給其他人去做啊? ]

[ 那是因為身為刺青師的小允也是你的太太阿,你或多或少也知道一些刺青的東西吧,所以交給你是最好的選擇不是嗎 ]

爸爸說完好像想到什麼的停頓了一下

[ 不然這樣好了,這一期就算我拜託你幫我翻譯一下,如果翻譯完你還是不喜歡的話,我就叫別人幫我翻,但是這篇文章一定要放在雜誌上好嗎? ]

既然爸爸都這樣放軟姿態了,翻譯一次看看吧

[ 好啦,我就先翻一次,我不喜歡的話,你就要換人翻喔!! ]

[ 好好好,我的乖女兒阿,你就慢慢翻吧,我也想要看看這樣的東西會不會有人喜歡看,我去忙了,晚上李叔叔的餐廳見 ]

他說完馬上把電話給掛掉

我還是帶著一點的不甘願打開了文件夾

因為不快一點翻譯不行,因為在過幾個小時後就要截稿把所有的文案交給印刷廠第一次印刷

我深深的吸吐了一口氣

開始看

才看第一眼

我的眼淚就沒有停過

因為這根本就是林小允

我動起了我的手

一邊哭一邊看一邊在白紙寫上我的翻譯

並不是每一個刺青是都是年少不懂事學壞才來學刺青的”

我就不是,因為學刺青是我還可以想念和忘掉她的方式

但事實證明,我學的越精我越忘不掉她

可是如今,我因為一些事情沒有辦法在她的身邊

於是乎,為了想要在一次的想起她

我決定又拿起了刺青機

述說我的故事”

然後

這個Dr. Y 就開始說著

他第一天在刺青店遇到的所有事情

那一篇文章翻完之後

我的心情都需要幾天的心情才能回復

我努力的忘記小允

但那出刊前一星期才會到的紅色文件夾

又讓我想起了她

我沒有再向爸爸抱怨不想要翻譯那篇文章的意願

只是靜靜的等著

也不向爸爸要著那篇文章的來源

因為我也怕我照著上面的來源找去

結果真的不是

小允

-------------------------------------------------------------

兩年了

那篇文章都一直沒有斷過

過了第一年

開始會附上幾張照片

那是刺青圖案的教學示範

圖片裡面偶爾會出現幾次人的手

可是那些人的手好陌生

沒有小允手上那密密麻麻的圖騰刺青

也漸漸的對那個Dr. Y 不再有任何的幻想

開始相信那只是小允刺青朋友中的其中一個

爸爸去美國的這幾天

我的工作變成了平常了兩倍

幾乎24小時全日工作著

就連太哥幫的太妍和帕尼都自願的幫我帶小孩

白天上班前幫我帶小孩去幼稚園

晚上我要回家時再去他們店裡把小毛毛接走

今天是爸爸要回來的日子

YURI自告奮勇的去機場接爸爸回來

而今天也剛好是截稿前的第七天

照理說今天一到辦公室

桌上會有一個期待以久的紅色文件夾

但今天卻沒有

我馬上打了外線給小良

[ 小良,我想要知道今天上面有沒有給你紅色的文件夾 ]

小良拿著話筒對著玻璃門裡面的我搖頭

[ 秀妍姊,上面沒有給我,YURI姊又去機場,沒有任何的指示 ]

這讓我更沒有頭緒,難道那個爸爸的朋友知道他要去美國,直接叫他帶回來嗎

不管我爸還有沒有下機了,我馬上打了電話過去

手機關機

應該在飛機上吧

下午4點半

離所有的文案送進印刷廠還有一個半小時

那張傳真紙或是那該死的文件還不來

就真的要開天窗了

我又再打了一次手機爸爸

這次終於通了

一接通馬上用非常緊急的語氣說

[ 爸~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今天是要截稿送印刷廠的日子,你那個美國的朋友為什麼沒有傳真過來,難道這一次要開天窗嗎? ]

爸爸一聽到我這樣的語氣馬上安撫我 [ 喔~我的寶貝女兒,別生氣別生氣,你的雜誌也是我的雜誌,我當然不會讓他開天窗阿,只不過,這一次之後,幫我寫稿的那個人他應該不會再用傳真的方式把文章來給你 ]

我有點疑惑的問 [ 他不用傳真的,那他要用什麼方式來給我 ]

爸爸賊笑的說 [ 我想他應該先比我到公司,再不用多久你就會知道,那個Dr. Y要怎麼把東西交給你 ]

[ 爸爸你說什麼,我怎麼一點都不清楚 ]

然後,開始聽到逃避電話的老招

[ 喔!女兒阿,我這裡的訊號不太好,我回去公司之後有問題再來找我,先掛了!! ]

當我掛掉電話,抬起頭來看玻璃門外的時後

我看到了一個杵著柺杖穿著皮外套牛仔褲戴著鴨舌帽的人,正在跟小良講話

當他說完後,小良馬上站起來幫他開門

這個人好像在哪裡看過

他慢慢的杵著拐杖走進來

用著化成揮我都認得的聲音說

[ 小姐,你的雜誌缺的那一個專欄,已經熱騰騰的做飛機回來了,而且也已經幫你翻譯好了,你就不用那麼麻煩直接請外面的助理小良幫你送去印刷廠,然後可以請你這個美麗的總編輯,陪我這個默默幫你寫了兩年專欄的Dr.Y吃個飯,或是把你給吃掉 ]

我的眼淚總他的第一個聲音出現就沒有停過

他一邊說一邊走向我

走到我的桌子前

把鴨舌帽拿掉

手伸向我的臉頰

[ 西卡,我回來了,對不起,又讓你傷心了 ]

我大哭了起來

[ 小允~你真的好壞好壞,怎麼可以什麼都不說的就走了,你要去美國治療可以跟我商量,我也可以陪你一起去 ]

他笑了,變瘦的臉頰,那笑容變成了很好的化妝品

[ 那是我自己造成的,我就要自己去承擔,但我這一次真的很努力很努力的想要完全治療好,然後回來台灣再來好好照顧你們母女倆 ]

我站了起來,隔了辦公桌,先接過了小允手上的文件

看到Dr.Y 還有不用在翻譯的中文字

笑了

他好奇的問 [ 西卡,你在笑什麼? ]

[ Dr.Y 是你,果然和我想的一樣 ]

[ 當然就是你想的,而且我的故事有很多都保留阿,像是我們的第一次約會,第一次在民宿上床之類.. ]

[ 林允兒!你不要太超過,我還沒有說你寫的文章可以唷,要不是我爸強迫我要翻譯,你這個小朋友寫的文章我才不屑翻 ]

小允又在笑了

他走到了我的椅子旁

拿走了我手上的文章放在桌子上

放掉了拐杖

右手握著我的手

左手撫上了我的臉

帶著賊賊的笑容

[ 不用看了,岳父在飛機上已經幫我看好了,你現在要做的事,就是---- ]

他吻上了我

我的淚又流了下來

吻和吻之間

我聽到他輕聲的說

[ 西卡,我愛你,我會照顧你一輩子的 ]

我沒有說話

只是專心的接受這個吻

因為

人回來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extcorunt小良 的頭像
nextcorunt小良

nextcorunt蕭小良的部落格

nextcorunt小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